许!"便站了起来。我知道

时间:2019-08-16 作者:admin 热度:
的故事
  楼梯上响,妈妈!你叫人烦死了!"可是一见妈妈的眼神我就不说了。我作几何题。又要画三角形。练习簿上画满了三角形。一个点最简单。两个点就成一条线,就像我和妈妈。可是多了一个点,只多了一个点,就平白无故地多出了两条线,构成了三个角,还有一个面!复杂了许许多多!要是抹去这一个点呢?可是,爸爸是抹不掉的。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复杂。已知......求证......烦死人了。已知,已知!我已知爸爸在何叔叔家里,求证该不该见他?谁能作出这个答案?不,不想作。想出去走走。随便到哪里去走。我站起来,拉开门......
  妈妈叫了一声"老许!"便站了起来。我知道,妈妈这是内心激动了。她一激动就要站起来。是为了把气顺下去吧?
  妈妈看了我一眼,又看看许恒忠,好像有点生气。但她还是温和地对我说:"给你留了饭菜,我去替你热一热。"
  妈妈立即推开我,站起来。我拉着妈妈说:"妈妈,我错了。"
  妈妈似乎对他这样改变话题没有准备,怔了一怔,又注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她站起来给姓许的兑茶。兑完茶,走到我身边,掏出二元钱递给我:"去买一斤糖果来吧!"
  妈妈收拾碗筷。我争着要去洗,妈妈对我微笑着,这笑容叫我心里又甜又酸。今天我才知道,妈妈心里有多少苦。妈妈把苦水往肚里咽,都是为了我啊!我呢?我为妈妈想过了吗?我一直害怕妈妈再结婚,这样对吗?
  妈妈想得很周到。她对何叔叔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妈妈向我挥挥手:"出去玩吧!烦死人了!"
  妈妈摇摇头:"你只看到表面。其实,七斗八斗,我的思想也活动了。特别是知道奚流和陈玉立的那种关系以后,我真想宣布自己也要造反。可是,我这个'铁杆老保',造反队会要我吗?仅仅是为了自尊心,我才没有这么做。但是在心里,我一直承认是'站错了队','跟错了人',一个人在毛主席像前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呢!"
  妈妈在对我说话,可是并不看着我。
  妈妈在门口对许家父子说了声"再见"就回到屋里。我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很重,很响。显然,妈妈发怒了。
  妈妈在学生手册上签了字,又把手册给我:"到底为什么不及格呢?是上课听不懂吗?"
  妈妈站了两分钟,又坐了下来,声音平静地说:"老许,那一段历史,我们从今以后就不翻了吧!"
  妈妈这才注意到我写字台上的烟袋,她拿起来,看了又看,对我摆摆手说:"去吧!他这病不能抽烟。等他好了再给他吧!"
  妈妈这几天的脸色好阴沉。总看见她在一本笔记本里写呀写的,我一回来她就不写了,把本子往那只抽屉里一锁。那只抽屉是我和妈妈之间的"界河"。看见它,我就感到我和妈妈之间隔了一层什么东西。
  妈妈真够傻的。现在谁还承认自己当初想造反呢?真正的造反派也不肯承认了呀!造反派就是反革命派,坏人!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可是我也不懂,为什么当时都说他们好呢?好人坏人,变来变去,真叫人弄不懂。说老实话,我才不管这些事。凡是对我和妈妈好的,不管他是什么派,我都说他是好人。不过,这个姓许的,我还要考察考察,他对妈妈是真心佩服呢,还是拍马屁?妈妈是个总支书记,当然会有人拍马屁。姥姥就常说:"名字后面带个长,说话放屁比人响。""长"字吓人呢!我们班上的一个同学,就是靠拍团支部书记的马屁入团的。我不会拍马屁。我永远不喜欢马屁精。今天,二班的一个女同学对我说:"我真佩服你的朗诵天才。"我听了很高兴。她这样不算拍马屁!
  妈妈总算开口了,声音很轻:"这些几十年前的事还去提它干什么?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道路,谁也难以迁就谁了。"
  马没有了,车没有了,我还有手。没有身份证怕什么?我的存在的价值,不是靠纸片证明的。
  买了电视机,我们又要为买一台洗衣机而奋斗。一新说我身体不好,应该尽可能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我这个工人阶级的任务就在于把我们家里的两个妇女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这伟大不伟大?"一新有时这样开玩笑地问我和女儿。女儿总是首先伸出大拇指叫:"爸爸伟大!爸爸万岁!"我呢,总是立即把女儿抱在怀里,亲了又亲。
  满屋子的朋友。满桌子的酒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